原材料价格上涨难倒制造商美国通胀压力如何缓解
【字体:
原材料价格上涨难倒制造商美国通胀压力如何缓解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根据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最新发布的数据,6月份,美国制造商报告了42年来最严重的价格上浮,制造业价格指数上升到92.1%,上升4.1个百分点,创下了1979年7月以来最高纪录,这也是该行业连续13个月价格上涨。

  上周,美国劳工部也表示,不包括食品和燃料的核心生产者价格指数6月份继续上涨,攀升幅度为2010年以来的数据之最。

  ISM制造业商业调查委员会主席菲奥雷(Timothy Fiore)称,前所未见的超长原材料准备时间、关键基本材料的大范围短缺、商品价格上涨和产品运输的困难正继续影响着制造业的所有经济部门。菲奥雷称:“由于产品稀缺,几乎所有基本和中间制造材料都出现了价格上涨。”

  而持续供应短缺和材料成本飙升的背景下,美联储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增长0.9%之后,美国工厂产出6月份意外地下降了0.1%。尽管经济大幅回升,美联储的工厂产出指数仍低于疫情前的水平。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潘锐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国内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主要还是和美国货币超发以及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有关。由于美元是超级货币,这种流动性的泛滥会传导到其他国家,产生输入性的通胀,导致各种物价的增长。这种背景下,随着其他国家对美国出口的增长,这种通胀最后会回转到美国市场上去。”

  据美媒报道,6月份,绝大多数生产材料都出现了价格上涨。原本,随着美国经济回暖,项目和订单不断增加,但美国建筑公司和制造商现在表示,由于材料成本上升,他们面临潜在的难以预测的损失。他们不得不放弃赚取利润,或者自掏腰包来支付超出其投标的材料成本。

  相关产业高管表示,钢铁、铜、黄铜、木材、层压板和塑料材料(如PVC管)的价格上涨尤其难以预测,也难以计入标书。由于生产和运输瓶颈以及需求增长,材料库存始终紧张。这使得一些材料价格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比如,美国卷材钢板的现货市场价格自今年年初以来已经上涨了超过80%。

  对于制造商和建筑商来说,从提交标书到实际开工可能要间隔几个月的时间。总部位于威斯康星州杰克逊市的商业建筑橱柜和柜台建造商Cathedral Builders总裁贾亚克米尼(Jody Giacomini)说,最近,该公司为胶合板、黏合剂、层压板和其他材料支付的价格迅速上涨,已经超过了公司的投标价格。贾亚克米尼说,层压板6月份上涨了3%,7月份又上涨了3%,但往年层压板价格通常每年上涨1%至2%。她抱怨称:“我们如何为两个月后的标书定价,并仍然拿下业务?现在的价格根本不能确定。”

  美国费城的钢铁分销商Delaware Steel总裁戈登伯格(Lisa Goldenberg)说:“现在,对那些还没到手的钢材,以及我没有信心在45天内能到手的钢材,我不会进行任何报价。”

  当前,上述高管称,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注重材料费用的估算。如果公司在投标中考虑过多的价格上涨因素,就很容易被那些没有过多考虑的竞争对手压低报价。但如果少算了价格,建筑和制造公司以后会面临更高的成本。而一旦签订了合同,他们的客户往往不愿意承担这些风险。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建筑承包商哈珀建筑公司专门从事由美国联邦政府出资的项目。其总裁哈珀(Jeff Harper)说,他今年已经掏了约200万美元来支付超出其投标价格的材料成本。“这是一场真正的赌博。”哈珀说,“现在要想知道如何在十几个竞争者中获得合同,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做到不亏本,是很困难的。”

  加州一家小型金属零件制造商Accu-Swiss近期订单激增,但其总裁萨热施瓦拉(Sohel Sareshwala)说,该公司经营21年后首次出现亏损,因为不锈钢和铝以及黄铜的上涨成本吞没了利润,黄铜的价格过去7个月里上涨了一倍多。

  萨热施瓦拉说,其客户通常会和该公司商谈多个零件批次的固定价格,且大多是回头客,在现有价格上不断调整可能会失去订单。

  尽管其他材料价格齐齐上涨,但值得注意的是,过去的两个月里,由贸易行业媒体Fastmarkets Random Lengths编制的木材综合价格指数暴跌了50%。自疫情以来,木材价格从2020年4月的每千板英尺(thousand board feet)349美元涨到了今年5月的1514美元,而现在,这一价格跌到了每千板英尺770美元。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认为,木材价格下降是好迹象。“由于短缺和瓶颈等原因,一些价格上升得非常快,它们应该停止,某些情况下实际应该下降。”鲍威尔6月底称,“我们的预期是,现在看到的这些高通胀读数将开始减弱……就像这些木材所经历的一样。”

  但也有经济学家不那么乐观。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经济学家斯特恩(Michael Strain)说,尽管木材、半导体和汽车供应链的问题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自行解决,帮助减缓价格飙升的压力,但是通货膨胀的风险,并不取决于同一组商品的价格持续上涨。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一个接着一个的、持续了好几个月的一次性因素,是否会改变人们对未来价格上涨的思考方式,是否会使他们更有可能进入他们老板的办公室要求加薪。”斯特恩说,“而我认为,目前的答案是,我们并不知道。”

  潘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过去几十年都保持了较低的通胀率,这是因为美元作为超级货币享受了全球化带来的红利,这使得美国的通胀被极大压缩了。美国在全球其他地方布局生产,将其制造业向外转移,海外人工、税收、原材料等费用都较为低廉,因此美国能以低廉的价格进口,这帮助美国维持着较低的通胀。

  “现在我们看到,www.234119.com,全球化即便不是被逆转,也至少是受阻了,疫情又使得整个世界市场出现了分割,未来我们可能会看到形成东亚、欧洲和美国三大区域性的市场,取代原先的全球市场。这种背景下,美国再想像过去一样享受全球化红利,使得它的通胀率保持低水平,基本上就很困难了。”潘锐认为,“与此同时,美国又进行货币超发,其国债也大规模地迅速增加,未来美国国内通胀率向上提升是确定无疑的,只不过,以什么样的幅度和速度提升,还可以进一步讨论。届时,美联储可能会进行调控,但能不能调控住也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admin)